耽美小说类手机小说 花落无声作者元谋人
蚂蚁小说网
蚂蚁小说网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官场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综合其它 架空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幸福的家 父女情深 车站之花 母爱溺爱 孝顺儿媳 舂光纪实 残花败柳 痴汉客运 真实自白 我与母亲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蚂蚁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花落无声  作者:元谋人 书号:50041  时间:2021/1/11  字数:4771 
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维以不永怀(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寒生慢慢的才反应过来周祖望在说什么,辩解道:“我…我是有过‮夜一‬情…但是和这个花花公子绝对没有扯过朋友以外的关系…”周祖望若有所思,喃喃重复:“…‮夜一‬情…”

  狄寒生听着他低沉柔和的声音轻缓地吐出这几个字,就觉得冷汗刷刷地下来了。他万分后悔自己刚才神魂不守,一时失言,但是说出去的话有如泼出去的水,想收也收不回来。

  惴惴不安地等待着,过了一阵子,大脑的处理程序才走到“…我当时很生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气什么。现在才有点明白了。其实我没立场责问你什么。…”

  开始还没觉出味道来,忽然好像一下子顿悟了,寒生回想起那个被祖望的怀疑伤到极点的夜晚──他呆呆的看着周祖望。

  后者正望着天花板,努力钻研其上风景。他会说那些话,难道,难道只是因为某个原因,气昏头了吗?心里七上八下了一会儿,正想破釜沉舟地全盘说清楚,祖望却又杀了回马“你想到哪里去了?我问的是你后来为什么那么生气。

  是不是因为他提到了你爷爷的事情?”狄寒生愣了愣,只好先把自己想问的事情放下。“祖望,我不想和那边扯上关系。别人说我太记仇什么的都无所谓,希望你能理解我。”

  周祖望听到他这样直白地表示了对父系的厌恶,虽然有点意外,但仔细想想也在情理之中。自己明明看到他对陈其的失言反映烈,还这么不识趣地提那边的事,确实有些傻掉了。

  他道歉道:“寒生,对不起,我没想周到。”狄寒生长叹一声,说:“是我应该说清楚。”他想了想,道:“祖望,上次我住院时,有一次你进房间时看见过一个中年男人。你是不是把他当我的同事了?”周祖望点点头。

  “是那个老头子派来看望我的。”狄寒生无奈地说“我那个生理父亲婚后一直没孩子,他前几年和他子车祸死了。老头子不知道从哪里又打听到我,后来就一直纠不清,扰至今。”

  他垂头丧气,不胜其扰的样子“也没有什么强硬措施,都没法翻脸告他们。就是这么时不时地来探望一下。”周祖望看了眼他的脸色,低声说:“你说的那个老头子,是狄洵么?”

  狄寒生吓了一跳,猛然抬头盯着周祖望说:“他们扰我还不够,连你也找了?”

  周祖望摇‮头摇‬道:“没有。只是狄洵算是早期海外华人社会里出人头地的了,现在虽然低调下来,偶然还是会有其消息的。你说的那些情况,结合你的姓氏,组合组合就能猜到是这个人了。”

  寒生听了他的分析,复又垂下头去,轻声说:“就是他了。”周祖望虽然有些不忍心,但还是问道:“我开始没想到,是没想到你妈还是给你报了他们家的姓。”狄寒生闻言冷笑,说:“她是不肯死心的,总做着能嫁入豪门的美梦!

  眼见不成了就干净利落地发了疯,躲起来继续做梦。我外婆本来是想给我报‘洛’姓的。她生下我以后一直什么事都不管,只念叨着那个男人怎么不理会她了,这时候倒想起来说得姓‘狄’了。”

  周祖望看着他愤世嫉俗的偏激样子,心里很是难过,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狄寒生自己却先苦笑,有些歉意地说:“我又向你发牢了,明知道你不喜欢听我说这些话的。”

  周祖望微笑着说:“牢就是要发的,不然要朋友做什么用?我不是不喜欢听,我是听了心里难过。你应该明白我为了什么难过。”狄寒生张了张嘴,好像想通了些事,终于什么也没说,只是伸手握住了周祖望的手。

  握的手干燥温暖,从掌心里传递着支持的力量。过了很久,狄寒生才开口:“既然知道是狄洵,那其他消息你想必也是知道一点的了。”

  周祖望点点头,说:“嗯,看到过报道,他因病已经隐居疗养。”寒生过了一会儿,郁闷地说:“陈其这次来,短时间内不走了。”周祖望讶异地看着他,出一点质询的意思。眼神里似乎在问他“因为你所以不走了么?”

  狄寒生恶意地笑笑说:“他现在没心思玩了,是避难避过来的。夜路走多终遇鬼,惹上麻烦了。”周祖望问道:“他和他哥哥?”狄寒生笑起来,说道:“就一句也被你听到了,嗯,不算是嫡亲的,但也有血缘。

  他现在烦得要死,结果就跑这边避难兼祸害祖国花朵来了。”“怎么祸害?”周祖望有些好奇的样子。狄寒生笑嘻嘻地说:“他做老师,你想不到吧?我觉得他一定会对学生出手,最后被告进监狱里的…”

  “你不要诅咒人家,不过美术老师的话…”周祖望正想说难找职位的。狄寒生已经‮头摇‬说:“不是,他封笔了。混的饭碗是教西班牙文。小语种老师紧俏的。”

  看见周祖望表赞叹之意,狄寒生不了:“你看出他是混血儿了吧?他父亲就是西班牙人,他会西班牙语不奇怪吧?经过培训就能上岗了。我才比较难得哪,我也会西语啊。”

  两个人东拉西扯的绕着寒生的求学经历说笑了一阵子。周祖望瞅冷子问道:“他既然焦头烂额,怎么还会有兴趣来这里玩?”狄寒生企图打马虎眼,道:“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着三不着两,没正经的时候。”

  周祖望定定地看着他。寒生过了半晌,才有些不太情愿地说出实话:“其实这次陈其来大概是想做说客的,据说老头儿要死了。不过貌似是没来得及说就被我气走了。”

  “他认识狄老先生?”寒生‮头摇‬道:“他哥认识,他只是知道一点我的事情而已,就想指手画脚。”周祖望犹豫了一下,轻声说:“如果老人真的快死了,我觉得,你还是去见一下他比较好。”

  狄寒生听周祖望这么说,非常郁闷,张嘴想反驳,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个人愣在那里。周祖望沉默了一会儿,望着寒生,直直的看进那琥珀的眼睛里“…其实你如果真的想开了,我一句都不会多说的。

  你讨厌他们,不妨当面说清楚。你不想和狄家扯上关系,也要去当面告诉他。”那个不认识的老人的心情,和他周祖望是没有关系的。他不愿意寒生背着这个心结过一辈子,想起来,便是心头一刺。永远提醒着他的恨。

  下了小型飞机,又乘车行了约半小时路程。狄寒生偷偷对周祖望抱怨:“这叫我怎么敢放狠话?怒了这老头子,我们难道要靠两条腿走回去吗?”

  周祖望笑了笑,说:“你不要把他想得太坏了。人之将死,可能他只是想见见你,也没指望你有什么好态度的。”疗养院位于一个美丽的湖畔。阿尔卑斯群峰倒映在清澈的湖水中,湖光辉映山,犹如展开一幅仙境的画卷。

  进入特别室前,周祖望有些犹豫是不是要陪着一起进去。同寒生一起来是他提出的,因为有些担心寒生的精神状态。但是进去刺病人就不是他的初衷了。不过寒生显然不担心这个。周祖望稍犹疑一下,便被他拉着一同走了进去。

  看到病上的景象,才知道情况比他们意料中的要严重得多。病人基本已是靠维生仪器在维持生命。干枯耗竭了的‮体身‬,没有光泽的面孔,迟暮老人的生命之火已经燃烧到了尽头。

  任他当年曾经如何呼风唤雨叱吒风云,也逃不过天命的定数。死气沉沉的眼神在听到看护耳边低语之后,瞬间又有了一线光明。老人混浊的眼看向狄寒生他们站立的位置。他大概已经看过照片,视线游移了一会儿,便固定在狄寒生身上。

  周祖望轻轻拉住了寒生的手,感觉到一丝微弱的颤抖。嘶哑微弱的声音响起。需要努力分辨,才能听明白对方在说什么。“寒生…谢谢你来看我…”狄寒生抿着嘴,没有搭腔。“寒生…你走近点行吗?”

  狄寒生站着没动。周祖望轻轻拍了拍他,他这才不情不愿地挪了两步。老人似乎已经很足了,了一会儿,而后说:“…我的遗嘱在罗律师那里…”

  寒生听到这里,已经猜到他接下去要讲什么,开口截断了对方的话:“我经济情况过得去,生活安稳,不愿改变,没有奢求。”

  听他这么说,老人失望的神情溢于言表,但好像早就预料到他会如此,因此没有多做坚持,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随后挣扎着说道:“…你真的,快乐吗?…”

  寒生感觉到手上加重的握紧感,向身旁的人望了一眼,情不自地微笑,卸下身的锐刺,温和应道:“不可能更快乐了。”

  老人如刀的视线转向周祖望,狠狠剜了一眼。好像也感应到什么似的,那审视的目光渐渐的温柔起来。有一瞬的离缥缈,或许是老人回忆起少年时的美好,现在已无人知晓的秘密时光。

  而后他殷切地望着狄寒生,眼渴望地等待着他说一句什么。然而末了,狄寒生依然没有说出他想听的话,只欠了欠身,道:“狄老先生,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不打扰了。”

  老人面孔上立刻显出焦灼和气急败坏的恼火神气。然而寒生没有任何理由需要惧怕,他随意自如,镇定地有些‮忍残‬地与之对峙着。

  一生刚愎自用的老人渐渐的,换上了无能为力的悲哀神色。他咳了几声,随后勉强聚气说道:“…寒生,我和你爸爸都不知道有你。洛玉真她,她什么都没说就消失了。你爸爸对不起她,但,但如果知道有你,绝对不会…绝对不会…”

  寒生忽然大声说道:“行了!”随后才像忽然醒觉一样,望了仍然企图解释的老人一眼,低声说:“我知道了。我没有恨任何人。你放心吧,我不会去改姓。”

  他慢慢走向在门外等待他的周祖望,即将跨出门时,转头对病上的人说:“谢谢你。”车行驶得并不快,但依然一点点远离那世外桃源般的静养之地。

  渐渐的,窗外的风景模糊了。神思恍惚间,面颊上有一点不熟悉的触感。

  他慢了半拍才醒悟过来,那是祖望在轻轻摩挲他的面孔──脸上一片冰凉,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了这许多的泪。

  好像是一生积攒下的份量。他哆嗦着嘴,轻轻地对祖望重复着,也是对自己重复:“她不是为了要挟他们才生下我的。她没有告诉他们有我的存在。”

  泪中带笑,笑中带泪。如同要说服自己相信一般的虔诚与坚定。她还是因为爱我,才让我出生的。

  周祖望无言地拥住了狄寒生。即使那只是一个老人为了推诿责任的临终谎言,又有何妨呢?它让活着的人释怀,它让寒生快乐。

  离开莱蒙湖后,他们一路向南,往亚平宁半岛行去。穿越大圣伯纳德隧道,取道都灵、热那亚、比萨,一路沿着绵长的海岸线向东南前进。

  老旧的列车摇晃着,最终驶抵此行的目的地,罗马。在万神殿望过拉斐尔陵墓上的巨石圣母;在竞技场的徊转里失了时空的方向;在幸福泉里投入钱币,许下三个愿望…

  少年时期的夙愿得偿,他们终究来到了那片肃穆的建筑中,走进西斯廷教堂。狄寒生望着正前,喃喃道:“祖望,祖望,现在让我下地狱也无妨…”

  周祖望指了指上面,低笑着说:“天使在上面。”寒生抬头,望见了恢弘的群像。纯粹的美的赐福,自天顶上降落于他的眼中,心中。

  周祖望悄悄问狄寒生:“你许了什么愿?”狄寒生说:“第一个,总是重回罗马,这神小气得很,许别的愿就不灵了。”周祖望笑着说:“你这么亵渎,当心被报复啊。”狄寒生有恃无恐地说:“我说的是中文,谅他也听不懂。”

  周祖望忽然有些郁闷,说道:“那其他的愿望也是同鸭讲了。我们又不会意大利语。不对,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神?恐怕得要讲希腊语吧?”

  狄寒生闻言,忍俊不,随后对周祖望认真地说:“我的愿,是许给我自己听的。和这个池子不相干。”周祖望看着他,嘴角缓缓地扬起‮悦愉‬的弧度。第一,愿重回此地。第二第三…维以不永怀,维以不永伤。

  (全文完)  wWW.imYXs.cOm 
上一章   花落无声   下一章 ( 没有了 )
灰袍法师生死之间鬼灵精怪之饿撞情娇少爷邪巫恶灵笑笑姻缘水晶之恋酷侠生涯家主的男宠帝国少将嗜虐成狌老婆孩子热炕我不是人妖北京正午七日六夜角鬼寒庭花卻望上瘾九转丹砂云色
耽美小说类手机小说 花落无声作者元谋人,本站连载的手机 花落无声小说本章节名称是 第二十八章维以不永怀全文完,蚂蚁小说网免费提供花落无声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尽力最快速更新花落无声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